2017-06-17

著魔

當你慢慢向我走來
我便已死去一百萬次
即使你只是踏雪尋梅經過我的領空
我也不惜點燃整片森林歡迎你
即使你只是板塊的千年移動
我也要潛入你深邃的裂縫
即使你的目光帶著美杜莎的危險
我也要獵取你的凝視
即使陽光直射教我眼盲
我也要在全盲之前領教你

然而你還在走來的路上
然而我已復活了一百萬次
我依然在下一次死去的路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