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6

極短篇

我喜歡結交奇怪的朋友,越怪越好
正因為如此,一入校,他就揪住了我的目光
雖然我們沒有課有交集,但我總覺得我們是同路人
同樣是這世上的孤獨人,愛上像自己的人算是自戀嗎?
有天在一個公共場所,我們交談了,當下像呼了兩管
開口便能駛進核心,覺得透過與他交談,我比過去更瞭解自己
我悸動他與我追求的,竟然殊途同歸,都是那比死更冷的夢想
我突然明白,有許多追求相同終點的人都各自孤軍奮戰著
這麼想的時候,我突然目炫起來,沈醉在交談中無法理性思考
是吧,我抗拒著這樣的力道,推我向比死更冷的愛之中
然而我失控地渴望再次與他交談,我開始注意他的作息
開始注意他出沒的地方,開始覺得無法在他跟前正常的呼吸
我知道這終將導致毀滅
如果我發現他並沒有像我渴望他一樣渴望我
我將錯愕自己對他的狂熱,並且將被無地自容的漩渦捲入
我將開始讓他淡出我的視線,追求所謂平庸的愛
但是如果我發現他渴望我如同我渴望他
我也將承受不愛之後如死的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