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3

conflict

人生應該像是一部簡約而精確的電影,每一道光,每一個走位,都有其意義。

drama的核心是conflict,而conflict的最大值為生命。
危害到生命的課題是最扣人心弦的。以衝突為核心,把衝突及大化,便是劇本的關鍵命題。
而書寫死亡並不容易,除非我們能夠解釋它。死亡是內在與他者的永遠隔離。他者的概括:
我們呼吸的空氣,生育養育我們的父母,我們食用或使用的各種物質,以及我們對人的愛或恨。
死亡是完全的孤寂。而真正激起畏懼和恐慌的並不是死亡本身,而是預知將死的意識。
我們試圖在死亡的視角下為生命建構意義,因為角色的發展是為即將到來的死亡而存在。

我們是自己電影裡的全知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