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31

前往安地斯山

入夜後的大直空空蕩蕩,徒步去買一個人跨年的食材,攝氏9度,竟也對於難得的獨處感到雀躍,
已然成行的北大武山跨年被突襲腰斬,惋惜無用,2005印度行影響至今的反思,即是"苦痛在哪便擊破之"
除了準備考研究所,公司派的戲劇片頭動畫,拍攝在即,趕著寫腳本與畫分鏡;不巧同時又在外面接了CF編導
是焦頭爛額,也是2012的微進步吧!蹲點策略繼續前進吧!我已經在前往安地斯山的路上了呢!
一個人的跨年,恰巧打開電視是王明台執導,王小棣監製“含苞欲墜的每一天”6集公視短劇,
對王明台的印象還停留在2002鹹豆漿那個青春失序的年代,那時的國片充滿了小格局電影的原創,
“含苞”講的是兩代觀念的鴻溝愈衝突,三十未婚熟女的自我忠誠與婚姻使命,情慾解放與愛情觀,
除了馬念先和潘麗麗總是使力過度的演出,周幼婷與其他演員都恰如其分,
幽默的台詞彷彿把我們家庭裡經常出現的對話給大婊了一番,很想一氣呵成看完
爛韓劇與爛華劇充斥的現在,這樣有誠意的戲劇存在,彷彿是末日的曙光...
抵達馬丘比丘之前,必須經過雲霧繚繞,樹木繁茂且險峻的山谷
萬籟俱靜的跨年夜,我正在前往安地斯山的路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