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5

土耳其藍

後來 人生竟然過了一半 那些常拌嘴的 有的得意 有的失意
後來 我們不常聯絡 偶爾互相鼓勵 偶爾惦記對方的煩惱 偶爾找藉口聚會
不論社會如何定位我們 我們存在着也只是互相喜歡而已
後來 這種單純的喜歡與依賴變成一種氣味
這種氣味 也成為我們繼續逃離 或承受的力量
走到再遠 看到再美的風景 都希望你們也看得到
my dear friends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