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7

裸體午餐

45歲那年,我從病毒中醒過來,冷靜清醒,除了肝臟衰弱,還有一身看似借來的皮膚外,基本上,我健康良好,多數病毒倖存者記不得陷入狂亂的細節,顯然,我詳細記載了我的病史與狂亂囈語,我不太記得自己寫過這些筆記,而今它們集結出版,取名Naked Lunch,書名是Jack Kerouac的建議,我一直不明白何意,直到病毒治癒,才發現Naked Lunch就是字面的意思,當你瞪視刀叉的尾端,凍結的瞬間,你看到了"赤裸的肉",那就是你的午餐. (William Burroughs 1914-1997)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