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10

民生公園

迴旋時牠們嘩嘩然 有的落在大樹上 有的繼續盤據在這裡的上空
為了平衡右耳骨的三個洞 左耳骨也鑿了些許 以便容納更多的願望
願望達成了 它們就會自己闔起 有的人鑿了很多洞 卻不曾閉合
樹下沒有人餵養 樹上也沒有巢 那麼牠們為何迴旋不去?
牠們是傻瓜吧 還是迷戀廣場上陽光照射得 直白的大理石
我感到我與牠們殊途同歸
牠們嘗試建立意義豐饒的內裡 像撞針的音符 反覆練習
找個熟練的敘事手法 說個能說明白的人生
牠們看出 過去的平行空間無可議價 未來亦無可臆測
陽光耀眼的此時此刻 終於我可以 再常人不過的生活
我想我是就位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