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1

翻滾之夜

翻滾吧首映,比想像好看100倍的頭皮一陣亂麻中,與王子徒步離開電影街,我問,完成的作品這麼好看,會更有自信嗎?半年不見看起來愈形清瘦的王子說一點也不,因為他覺得美術的部份並不突出,並沒有被特別注意,王子說話的語氣一派輕鬆,聽起來像是:這只是暖身...,也像是:影片好看就甚麼都值得了...顯然有限的資金並沒有讓他在首作長片大展身手,但我認為王子的美術在現場就像清澈的空氣,你看不見也無法驚歎,它順應著鏡頭的呼吸直達膠卷片基,使底片也有著 80'的氛圍,恰如其分,不著痕跡,突顯了戲劇張力,卻散發著王子本身的氣質與想像力,拍電影,就是要有這種體質,打遍硬仗瘠地生花既要瞻前又要顧後,既要瞻望電影又要顧盼生活,既要身懷絕技又要張牙五爪涉略求新嚴謹地自知著,一如eddie及宇綸戲外的嚴格自我控制與戲內精準的極度揮灑,一如喵導現場氣定神閒,但在開機之前也許他已經做足了十年功,一如曉東老師洗鍊的剪接與敘事技巧,影片如獲重生,一如夏哥現場時而脾氣火暴時而安靜沮喪,未合作過的存疑在大銀幕上立刻崩解,底片的魅力加上夏哥的攝影竟成神話...
儘管體質多半是與生俱來的,卻也能透過學習與自律,使自身的狀態與外在環境形成相對的穩定,我想這就是翻滾帶給我的震撼,大家努力寫出適合台灣票房體質的電影,卻又不利用廉價言情與消費青春和無料喜劇出賣自己的靈魂換取功名,翻滾吧阿信真的做到了,映後的眾聲喧譁中,大家仍是持續過著有通告沒通告的生活, 拍爛片拍好片大家總是一起成長,這就是台灣電影人應有的體質,欠缺這種體質我嘗試走出一條不以電影為本位的生涯規劃,卻無功而反,翻滾吧!歐佳,努力找出一種體質去接近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