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05

萬籟俱寂

夏季來臨之前 我總是有種 屬於我的那個年代即將來臨的喜悅
這次 我想用迎接末日的心情 去迎接屬於我的那個年代
生命有姿態而不自由 存在有模糊地帶而忐忑

去年春天離開了待了兩年又八個月的後期
並參與了神的紀錄片的動畫製作 一部關於自閉症的紀錄片
首映那天 沈浸在神的旁白之中 一慣地 他帶著他作者的觀點
善意地企盼觀眾透過他的語言理解並尊重自閉症
以及重新定義以“正常人”為本位的存在感
一個純然成熟的作者 懷著他的執著與野心
讓我們看見商業掛帥與趨利求名的電影生態中
出現了那麼一些些古時後君子的仁德

去年夏天緊接著參與商業類型片的美術
那真是個瀰漫奇怪氛圍的影片
我的意思是它與我想像中的電影團隊相去甚遠
或者說 它感覺很不道地 與我悉知的 真正的電影
它之所以在我眼中不那麼純粹 是因為 它挾商業片與紀錄片而下
既然是資金雄厚的商業片 那麼為什麼許多先前該作的功課沒作
該演員訓練的B咖C咖在現場是那麼令人瞠目結舌
再者 以24小時stand by的美術組而言 待遇很不厚道
一切的一切 最令我痛苦的是美術組的組織
我的同伴之中有幾位初生之犢 卻想一步登天的小鬼
他們非常油條地因應片場制度的階級文化
懷著不是你入地獄就是我入地獄的心態幹活
不敢試想往後這種人繼續存在電影圈的後果
為什麼不回學校多讀禮義廉恥與電影史呢

殺青了很長一段時間 我終於願意記憶起在宜蘭終日走闖的日子
在這些過程中 我常常太過耽溺電影本身的氛圍 或者太過在乎同儕之間的互動
而忽略了自己的本分 說實在的 我真的很不專心或者很不適任在這個部份
因為大部份的時候 我都為自己的角色感到疑惑與不切實際

今年年初我加入了一個編導單位 拍攝電視台的內製廣告
從與客戶溝通 腳本分鏡 拍攝執導 剪輯特效 皆一線獨立完成
我很排斥這個環境 然漠視它自顧自地前進 有時也是一種美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