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7

車廂

那之後 耳朵像他不笑的時候 緊抿著他不想聽他總是聽的
他盡可能遙望遠方 悉知的失焦吧他不想看他總是看的 豐饒的味覺 知覺盡失
他不想吃他經常愛吃的他不想去他慣去的他不想去想他老想著的
他覺得自己腦裡的滯水腥臭無比 他厭惡自己 他跳出車廂
柔軟的草原他樂意再多翻幾圈 他起身撞見一棵樹
他向樹洞抱歉他無疆的慾望 他努力感知他是靠近了還是背馳了
他是疾駛的列車還是倒退的風景 他謹慎的疲倦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