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3

翻滾吧歐佳

殺青了好一陣子,終於可以吐出一些話語
我想說我喜歡我的美術組除了其中幾片該拿掉的腐肉...
塞爆硬碟的照片被浮不上岸的情緒擱淺了好久
奇怪的是當下的不悅與痛苦在我親臨這些影格時
變成一種犀利的色彩,加諸在我身上,成為我人格的一部份
如此的彆扭,卻又奇幻的張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