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2

早餐

我忍不住走進夏至的暴雨
室內的安穩沒有一處屬於我
我不擁有任何一種中產的泰然
這裡的煙無法吞吐,但肺可以完全展開
雨水貼著我黑黝的肩膀與手臂滑下
唰唰地把天填成灰
把地鑿了洞
所有的雨水都流向他
時光在其中荏苒
我想起與家人早餐的味道
在大雨親吻柏油的剎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