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7

愛重奏





受雨困著的夜裡,我決定把愛重奏看第三回
期望從它慧頡的字句串聯出自己的病徵,詆毀它

學習動畫的日子裡可謂為精神分裂的兩年半
或許是體悟到電影工作甚是任何藝術創作是條件論的
所以總是認為該把自身的條件煉成與他人水平
才能縱身而下悠游其中,舉手投足遊刃有餘
在那之前,逼迫著自己分裂著,焦慮著,躁鬱著
這種條件論,明顯的是經濟的,智識的,技能的
因為輸在起跑點那麼就反向操作吧
泥淖也好,孤立也好,窘困也好,自歿愁城也好
讓分裂的人格互相支撐著彼此

快樂離我如此遙遠
然而這是我的慢板舞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