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9

Eastern Plays



Itso是個迷人的駝背男,或許是鎂砂銅療法的關係,Itso看起來散發著慢活的氣質
但其實他憂鬱斃了.因為質疑鎂砂銅的戒毒成效,Itso以酒代水,彷彿酒精更能使他進行思考
時勢與影片沒有提及的過去讓Itso的生活一片膠著
帶著老女人回家的退休老爸,誤入黑手黨的弟弟,數落他卻又傾慕他的戲劇系女友
然而這一切與Itso並不那麼密切, 如同他對保加利亞的政治冷感一樣
他總是瞇著眼皺著眉看待這一切,正確的說,Itso正面臨著自我認同及生命熱情的危機
即使Itso有極佳的繪畫潛能,他還是認命的每日通勤去當傢俱木工,下班再去聽他愛的Nasekomix
偶爾的返家還被老爸稱做另有所圖時,Itso也沒有辯解的慾望,而是自顧和著沉重吉他的腳步,離開
他真的不在乎這一切,因為沒有甚麼是順心的,也沒有甚麼是重要的
甚至在女友的慶生桌上他還催促著她另覓新歡,”我就是這般無用之人”

一日,醉泥般的Itso遏止了暗巷裡黑手黨對土耳其遊客的痛毆
其女Isil與Itso卻無預警地陷入相戀,即將,當然包括這件事情,也不會是順心的
旋即Isil便被帶離保加利亞.就在此時,Itso意識到了一些些熱度
有件事是可被期待的

下一cut,Itso便置身在土耳其
即使,我是這般無用的人,也不能失去追求的勇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