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03

關於磊落


"再見.楊德昌"的映後座談.最讓我噗嗤的.是小野先生回憶第一次在中影遇見楊德昌時.他身上穿著寫著"布列松.荷索.楊德昌"的踢恤大搖大擺走進來的景況...嚇!好個猖狂的自負啊!
我相信這種恃才傲物是經過嚴謹的自我修鍊而來的!

(交大電機系畢業的楊德昌1970年赴美留學.開始11年孤獨的成長經驗.從德國新電影得到很大的啟示.特別是荷索.因為他證明精采的電影可以不倚賴巨大的投資)

楊德昌是台灣新浪潮導演中最不寫意的一位.他講究設計.所有的枝節都在他的規劃下按部就班地拍攝出來.他相信自己眼睛所見所理解的.經過洞悉而轉化為自我主觀的意念.他認為在最困難的環境下反而能更專注更激勵核心創作.這種自我人格的建設完成後.他展開的是一連串的觀念遊戲

"再見.楊德昌"中收錄了一分鐘遺作"追風"的片段.不可思議的它竟然像極了清明上河圖的動態版.一如往常地呈現楊德昌的寫實與結構的景深感.而每個細膩人物的動作全是以flash製作的...小時候就喜歡畫漫畫的楊德昌一直希望能完成一部動畫影片.卻因為台灣的環境及生態讓他受了許多苦...

我們需要一個磊落不花俏不浮誇的心態去創作一部影片.不是假青春銅體的孱弱華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