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08

海的溫度


我一直受著祢的注視
即使祢不曾將視線停留太久
我依然謹慎著有祢的地方
我們在泥濘中各自前進
然而無論我多麼費心
與祢的距離卻不曾縮短
究竟在紊亂而理想的甬道裡
還是在坦然而無謂的游離中
才能擦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