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17

巫與覡

大部分的時候.我總是無法放鬆

右手心上的繭.因為幹夠了粗活
裂了結疤.疤了又裂.裂成了一隻眼
細細的手紋.像極了它的睫毛.不停地眨呀眨
大部分的時候.眼是張著的
張著的時候.眼會發出像喉嚨裡吐出卻又嚼不清楚的話
像是hurry!hurry!hurry似地監督著我
一刻不得閒
我只得把拳頭緊握.試圖掩蓋眼急切的催促
即使緊閉拳頭.還是會感受到眼呼吸的頻率
所以大部分的時候.我總是記得.那些還沒做的
只有眼睡去.我才能稍事休息
眼總是認為自己身負替別人祈禱的使命
終於有天
我用左手拿了針線把眼縫了
大部分的時候.我依然無法放鬆

3 則留言:

monkey 提到...

那左手掌心裡也長了隻眼嗎?

滴兒歐嘎嘎
我來挖趣u了
最近還好嗎
想妳想得緊呀


(老王最近好像挺混的
哎呀糟了個糕><)

張飢啞 提到...

那要擦眼霜還是護手霜?

OLGA 提到...

呵呵..最近可以拆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