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05

是或者一點也不

我總是要以上進的姿態聽著creep
動機強烈的新血幾乎就要乾凅之時終於
因為放血過度而有了嶄新的氧氣平行輸入
恆常的游移持續捍衛著自己的精神潔癖而疲於奔命
是或者一點也不地是時候切入也是時候全身而退
然後儘管我相信自己是謙卑的卻不免深受折磨
這不意味著自大才會引起自憐造成的不遇之慟
而去你的謙卑就會因為自甘其苦而樂食其苦
我們致力於適得其所是因為畏懼以銳利之眼
瞠目一視那前所未見的幸福就會煙消雲散
而我總是要像隻匍匐而行的小蟲般
以上進的姿態聽著creep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