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4

早安迷霧


最害怕的情況還是發生了.我想是忘了燒紙烏龜吧
不然就是一直以為自己是導遊這件事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在板橋還完器材撘捷運回深坑的90分鐘裡
那是我對劇本完成以來最漫長的一次思考
想著還留守在白沙屯等待劇組重返的夥伴們
以及因為導演沒切好分鏡而每天只能睡3小時的攝影師
還有影片被迫停拍卻依然挺我到底義無反顧的夢幻團隊
所有我的努力將會是為了你們
回家的一路上我是這麼想著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