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26

穿刺

鋤下它
我胸上的花
我停止不下以針餵食的動作
來討好它的腥紅
我忘了是誰替我別上的
一身的罪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