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30

單向度的人


乘末班電車離開白沙屯的時候
身體仍是以浪的姿態
漂浮在雲的下方
催促著自己
去拍打岸邊
去拍打岸邊
去撞個頭破血流吧
如是
我又回到不知道在倉促個什麼勁的台北
持續清算自己這些時日以來未盡的義務和虧欠的理智


又一次對不住你了...
潘姐的壁畫真的很謝謝妞爺
還有有你的每個日子

6 則留言:

Bulatu 提到...

神經喔
我算是度假加打零工(而且又可以畫畫)
沒欠我什麼

Bulatu 提到...

忘了..
這張照看起來很傻咧..
我也要回PO一張

洋蔥人 提到...

呵呵不傻阿
小妞這張很可愛哩

olga 提到...

本來就很傻啊
不是這張拍的傻呦!

到時咱收工也可以去好望角溜答溜答哩

洋蔥人 提到...

呵呵你有看到昨天的新聞嗎?
新竹的風力發電機起火
報紙還戲虐的寫說是名符其實的風火輪

Absence 提到...

壹台不是要1億就降燒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