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29

梅雨季

濕漉漉的瀝青路上我濕漉漉的夾腳鞋浸濡著含糊的視線在濕漉漉的初夏之夜。祢濕漉漉了整座盆地著魔般濕漉漉了草地濃烈青草的味道也濕漉漉了天空不隱敝星斗但我濕漉漉的心情並無法因此突圍。濕漉漉的青春算了吧總是濕漉漉地糾結著去你媽的不停個濕漉漉的亞熱帶的黏稠。黏稠著我的黏稠的你究竟無法得知我的密度以致於濕漉漉的膠著無盡膠著著。我存在於我不思考的地方而濕漉漉著我的思考的是因為我是多麼地渴望意志的乾燥。九局下半我濕漉漉的人生就要連滾帶翻地奔回本壘然濕漉漉的雙腿不聽使喚地癱軟著。也好也罷不可一世的濕漉漉去濕漉漉成一口池塘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