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31

腹中的微熱

在鮮花怒放般的白被單上撫摸鮮花怒放般的白身體它輕輕倒下觸摸腋下華潤的汗水春藥體液熒光進入他人的存在中進入散發生存的沉厚無味的紅色黏膜中感覺我存在於兩片柔和的濕唇之間淡血色的紅唇顫抖的唇微微開著濕濕的充滿著存在濕濕的充滿了淡薄的膿汁在甜甜的濕唇之間它們像眼睛一樣水汪汪的。我的肉體在生活肉體在蠢動輕輕地攪動體液攪動奶油肉體在攪動攪動肉體甜甜的淡水我手上的血我受傷的肉體微微疼痛肉體旋轉行走我走我逃我是無恥的傢伙肉體受傷撞在牆上因存在而受傷。我冷我走一步我向左轉它向左轉它想它向左轉瘋了我瘋了?它說它怕變成瘋子小傢伙你瞧瞧存在它停下身體停下它想它停下它從哪裡來?它在做什麼?它又走它害怕很害怕無恥的傢伙慾望像濃霧慾望厭惡它說它厭惡存在它厭惡嗎?厭煩了對存在的厭惡。它跑。它希望什麼?它跑逃走跳進水池。它跑心臟心臟跳動這是高興,心臟存在,兩腿存在呼吸存在它們存在跑動喘息跳動無力地輕輕地氣喘呼呼我氣喘呼呼,它說它氣喘呼呼。存在從後面抓住我的思想而且從後面輕輕展開它;我從後面被抓住,我從後面被強迫去思想,也就是去找去成為某種東西,我喘息吐出存在的輕輕的氣泡,在我身後,它是朦朧慾望的氣泡,它在鏡中像死人一樣蒼白。
(La Nausee/Jean Paul Sartre)

小乖乖,存在就是不完善。

4 則留言:

un poète mort 提到...

嘔吐,真是懷念。

之前一直沒問妳,取名Olga有沒什麼原因呢?

olga 提到...

呵呵
聽起來比較像是個開心的人
或者是
奧爾佳.塔可夫斯基
奧爾佳.盧布列夫
之類的
挺好...

may 提到...

你的確是一個看了會忍不住滿心開朗的人呢。
笑容總是大大的
或許是因為眼睛大大的。

crazyway 提到...

Olga Tokarczuk
奧爾嘉‧朵卡萩,很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