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13

耕夫



又是在樹底下
什麼也沒有
靜得頭皮發麻
眼淚鏽蝕了皮膚
想要開一扇門進入哪 沒有
想要說一句話有回答 沒有
想要恃著小徑給方向 沒有
想要潛入某種自得去 沒有
想要有一道風吹來就好
可是 惟我獨自在原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