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15

長翅膀的老人

因為忘了換山線到海線
而錯失了那個山海交界的神秘缺口
老人慌張步下電車
思索一下自己身在何處

老人問了問月台上穿制服的人
彗星數丈,天狗過粱野之境?
穿制服的人只說了天命不可違
老人驚悸穿制服的人的瞳裡的自己的蒼老...

穿制服的人看出老人的不安
補了一句:沒關係,我們有很多乳白色
倏地,老人的鮮紅被稀釋了
馬不停蹄的憂傷變成一大片粉紅

老人得了道
穿過穿制服的人的瞳裡的縫隙
便進入了天空給風箏的寬闊
粉紅色的雲均勻地分佈在藍空
老人給自己綁上線
順風飛了出去


...往通宵的路上
因為惦記著找不到"very old man with enormous wings"這部片
而夢見老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