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12

殘花

Broken Flowers
那首奈及利亞的旅行打跌還真是好聽!

每年總要那麼一次
被賈木許給拐進漆黑黑的映片室
用他的玩世不恭把我們蹂躪一翻
再被丟出來.因為方才的莫名所以而發傻半餉
然後發現自己因為對生活太過認真而顯得手足無措的樣子
真是蠢呆了...

然而因為灑脫而葬送掉每一次其實可以好好把握的偶然的Don
也會因為"幻想的肥大而堅定的相信"這回事,悵然若失了起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