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30

消失的邊境

"我們是如此努力地想走至一個邊境.不論是自構出來的或被偶然發現的,似乎找到了邊境,才能夠有所謂的離開和回歸.我們只好繼續這麼走著走著,彷彿繼續走下去才能表明我們的存在,否則我們可能什麼都不是了.

被理想化了的聖城往往都被描繪成一座浮在雲端上的宏偉城堡,並且超越了物質世界的之外和之上.似乎那也因此成為了一條過份寬闊的斷帶,我們瞭望著模糊的鏡像,並且允許各自詮釋著.那或許是源自於我們與生俱來的不自由.我們的不自由,好像從第一張被刻意地加上了地平線的圖畫就開始了,而在之前,我們還可以各自想像著圖畫裡的那個人或動物是正在飛行或泅泳.或許人類是無法在沒有邊境的空間活著的吧.

我們依舊汲汲營營地尋覓著它的邊境.至少在發現它的邊境之前,我們依然可以相信那是唯一方格延伸不至而無法框限的.雖然那也包括了無法框限的貧瘠和空洞."
(以上from廢庫房龔萬輝)

綿雨與激寒教一切都那麼地不耐煩,按朋友的說法一口氣看完回到未來一二三集,必定神清氣爽.於是凌晨四點鐘我們看了Gary Oldman的” Interstate 60”(2001),將時間靜止在小時後看回到未來裡Michael.J.Fox駕著車倒退到足夠的備跑距離,以蓄勢待發穿越時空的那刻…

”神采公路”開始便是一個尋找邊境的故事,比照著生命的支骨鋪陳了許多光怪陸離的血肉上去.主角歐尼爾因為困惑畢業後要按照父親的願望成為一名律師,還是要按照自己的心意成為一名畫家,於是許下了”找到答案”的願望,歐尼爾希望能進一步理解生命這詭奇的東西.然後一個抽著猴頭煙斗的許願天使,便不時適時地出現在歐尼爾面臨抉擇需要有所提示的時候,協助歐尼爾”找到答案”.歐尼爾就這樣上路了,向地圖上沒有的60號公路前進.其實故事的因跟果是很芭樂的,但是公路上歐尼爾的歷險實在有趣,途經了幾個荒謬又封閉的小鎮其實是許願天使設下的路障;60號公路的旅程,像一個小小的人生縮影,映在其實徹頭徹尾都是歐尼爾的夢裡.

人們發覺自己的存在不是件快樂的事時,就會老想著往邊境跑;從歐洲到美洲,從東岸到西岸,邊境在一次又一次的曝光.侵略之後就變成了境內,再也沒有所謂的邊境了.我們想像了答案在邊境裡,但是邊境,只是假借的出口罷了,答案其實是自己有次序的二選一再二選一不斷地二選一的篩選結果...

3 則留言:

#19 提到...

真是永無止盡的熬夜,一邊出圖列印一邊陪他們當瘋子。躲到哪個邊境,大家才不會到了凌晨四點還在我家打電動阿...

olga 提到...

別傻了
你家就是邊境啊~

#19 提到...

那我要掛一個60號的門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