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21

腹語

解讀過的影像像是被肢解又重組的塊肉
失去美感也失去完形
我們只會記得它們拆卸後的零碎模樣
還有被我們牽強附繪的吱唔語彙
因為對零碎模樣的認同及讚許
它的完形便容易被美麗地誤讀
致使靈光的擱淺
完形便徒為意淫中的完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