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10

細妹按獎

那是小時候外婆常對我說的話
我猜測大概是外婆小時候跟自己小時候一樣黑黑醜醜的吧
外婆才會用她粗厚而流洩溫暖疼惜愛意的手握著我的撫著
外婆的身體嬌小卻有著農婦的健壯
總操著我聽不懂的客家話
衣著古樸可愛和她跟外公的房間一樣
簡單裡透露一輩子胼手胝足掙來的幸福滿堂
再沒見過像這樣認命而充滿韌性的人了
外婆把這種好性格也給了我媽
到了我身上卻因為桀驁不馴給失傳了
現在的外婆因為某天清晨醒不來而被送到加護病房來
身體因為無法動作而全身攤軟
浮腫的手和小時候握著我的手的溫度一樣
外婆受了氣切的折磨又因為二度中風而即將被送回家
聲聲呼喚
像外婆這樣恆常給別人溫暖的人
一輩子捨不得用好吃好的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維持著容易滿足的快樂心情的良善百姓
卻沒有得到她應有的終老
我想上帝是瞎了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