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7-06

解放影音弱勢的遊民

因為來不及參與那個年代
高重黎就此成為一名我心中的神話人物
他異端而純粹的創作一直具指標性地在都市邊緣
匍匐前進

1999年,充斥知識份子餿水味的敦南誠品的對面巷子的大未來畫廊
展出高重黎的”反美學”8mm動畫系列
儼然是以反骨姿態現身現場的高重黎
削瘦.清新.親切而居家地.眉宇間散發徐克式的那種銳利
我感到他身上流瀉一股因明確而生的喜悅...

"在都市與體制之中生活與在荒涼中遊走,卻始終沒有被體制吸納進去成為其中一份子,
如果他站起來激烈吶喊或是對抗,他身上的東西會比較貼近運動者/抗爭者,
然而他沒有那種抗爭者身上常見的驚徨氣息,他身上那種東西很篤定,
他的身體儘管在體制結構裡外進出遊蕩,眼睛卻又如此緊盯著體制發展的一切,
那種凝視相當篤定,希望看到有機可趁的時候,把自己的一點想法與東西,塞進去”
(李維菁,見”現代藝術”2005.6)

我想”那種東西”指的是不斷自我辯證鉽鍊所瀝下的純菁
對於媒材的選擇,技術的操作,創作的觀點,存在的位置,呼吸的方式
沒有疑慮...因為抽離讓人清醒

高重黎從未受過正規的攝影或電影訓練,卻從藝專便積極攝影以及拍攝短片
看似與社會疏離的氣質,事實上曾長期是媒體與文化產業的影音強勢工作者
不管處在何種環境都維持著創作的習慣與心情
1984,8mm金穗獎短片”那張照片”試圖討論”如何將靜照的面積尺寸變成電影的時間長度”
1986年後陸續拍攝拆解人體的影像,拆解人的肉體.性別.家庭,試圖拆解人的魂
1990後參加陳映真讀書會,深入研究帝國主義.軍國主義.國家機制以及商業體系的運作
2005年威尼斯雙年展”自由的幻象”悲憫睜眼瞎子-資本主義影音垃圾的接收者...

”遊民”理當只是對照職業本位的說法,高重黎散發出的遊民氣,
或許是嚴格保有原生創意而不小心就流露出來的粗糙質感
我期許自己也帶著那股質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