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6-26

攝影機的背後靈

想必自己不是個堅硬的背後靈
攝影機在怯懦性格的人手中成為一種利器
透過攝影機你可以順理成章觀看你不忍直視的
攝影機除有生產價值外經常也是狡獪的面具

阿堂曾在課堂上放過一支聳動的紀錄片
名為"戰地攝影師"war photographer
記述攝影家James Nachtwey在烽火戰場出生入死地盡他報導攝影之責
當盧安達婦女因孩子慘死而仰天慟泣時
James會毫不留情地走到婦女跟前
有專業素養地掏出測光表測光然後卡好鏡位按下快門
因為他把對美的龜毛拿來生產這些靜照
這些極具張力又驚世駭俗的畫面才被披露出來
當然你也會看到這當中”創作”與”良心”的拉鋸
”假如你拍得不夠好那是因為你靠得不夠近”如果是紀實攝影的至理名言
如果將戰地第一線訊息呈現給世人是他們的使命
那麼當他將攝影機的爪子向被害人伸去時是不是沒有同理心的疑慮
換作是我我會覺得自己像是朝屍體又補上一槍的第二兇手
...或許這只是我柔軟的部份過度張狂的說法
一名恰如其份的攝影師究竟該如何地堅硬著?
如果攝影機的背後靈沒有明確自己的立場
我們是不是只是個按快門的機器而已...

端看這部影片的三層觀點
一是戰地攝影師James的觀點.二是導演Christian Frei的觀點
三是作為作者導演的阿堂老師解構這部影片的觀點
釐清這些觀點.最後影片之於自己才意義起來
理解那因衝突而被突顯的堅定信念

2 則留言:

413 提到...

以前曾經一度有過很蠢的夢想
我說我想當戰地攝影師
但戰爭其實很苦
當時只是純粹感動的沉溺在那些震撼的畫面裡頭

olga 提到...

震撼的畫面或許不非得是戰地場面
但我相信抽掉色彩
所保留的畫面會更突顯你所謂的震憾
你的弱點或優點立即可見
色彩有時是反而是虛矯的裝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