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6-04

散發著異臭的寶石

Nobody knows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男孩親手埋了冰掉了的妹妹...
這樣的清晨.空氣裡必定有著天使光顧過的氣味
男孩顫抖的手才能繼續擁有掮負”家”的勇氣
12歲,一個堅強得令人心悸的年紀

印象中.從來不曾對媽媽的愛失望過
因為媽媽總是把她最好的掏給我們
也因此媽媽達不到的我們會諒解
因為媽媽的力量我相信人存在必定有其價值
活著不就是不斷地陷落再不斷地被愛給拔起?

是枝裕和用綿密的生活鏡頭滔滔絮語般堆砌母親嬌柔的個性
母親雖然疼惜關愛孩子仍不得已為追求自己的幸福而惡意遺棄.
讓一個12歲的小孩炊飯等她回來.母親對阿明的依賴明顯的過度
阿明總是在媽媽清晨起床時.為出門而梳妝時.靜靜地看著她
彷若媽媽是他手上的明珠.彷若不捨下一眼媽媽就要自他視線裡消失
任何小孩都是依戀母親的.即使他被迫早熟

四個私生子沒有報戶口沒有上學也沒有朋友
他們在公寓裡自地為王,彼此是唯一
母親走後家裡開始群龍無首.開始因為母親的失職而凌亂不堪.
阿明與便利商店依存的關係讓人害怕起在都市生活的消費模式...
因為嚮往學校生活.阿明用電動玩具來巴結朋友
體制內的人抗拒體制.體制外的人渴望進入體制...
京子因為對媽媽懷抱一絲信心不肯阿明典當媽媽的衣服
可媽媽在小雪的生日跟耶誕節都缺席了

阿明在打電話向媽媽求助時
憤怒.倔強.而又懂事的.掛上電話
光鮮的母親視離棄為理所當然
”為甚麼我沒有權力爭取我的幸福?”
這樣的故事上演在華麗的東京,
每座城市都以糖衣包裹著妄念的失心瘋
一如末了歌裡唱著的
散發著異臭的寶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