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28

基進女性主義-被否定的鋼琴教師

女性主義因對抗而存在必定夾帶著許多偏頗和弊病
上了一學期的性別論述研究我還是這麼認為

「閹割情節」對於男孩和女孩產生了很不同的結果,它一方面讓男孩解消了伊底帕斯情節,進而得以朝真正的男性特質邁進,另一方面卻讓女孩從依戀母親轉而進入了伊底帕斯情節階段...愛戀父親.在佛洛依德精神分析理論的脈絡之下"女性角色"似乎是透過男性特質被定義後才能夠突顯出來的,小男孩由於害怕失去陰莖而學會控制本能衝動形成強固的超我,而小女孩以為閹割是已發生的以致她欠缺動機,僅能形成微弱的超我.所以陽剛主動的男人有較大量的意識,較強的超我和自我,較擅長運用現實原則,較能伺機主動出擊,獲取享樂原則的實現或本我願望的滿足;陰柔被動的女人則受到較多的壓抑,超我和自我都較微弱,對現實原則的掌握能力較差,心靈能量無法主動向外發出,反而往內壓抑,以致於心靈甚至身體,成為一種受虐的癖性.

”鋼琴教師”的女鋼琴師因為母親精神上的軟禁而沒有獲得伊底帕斯情節的滿足,產生了不懂愛而只以滿足肉體性慾為願望的偏差性格.女性主義者從尋找男人-否定男人-回歸自我的精神軌跡來獲得超越性愛的昇華."鋼琴教師"確實是透過這樣的步驟來昇華自己,只是她在尋找男人對待男人的方式上不光明果敢,以致她在否定男人的階段裡全盤皆輸,最後更迫使自己選擇自伐來作為回歸自我的昇華.

許多基進派女性主義者認為”性”是女性主義的關鍵性議題,除非性能夠重新加以構思,重新加以建構,否則女人將永遠附屬於男性.性支配即權力的把握."鋼琴教師"正是處在這樣尖銳的題材上探討女性心理.

女鋼琴師因為對性的錯誤認知以及對愛的無知而終致毀滅,事實上導演認為女性是可以情欲自主的,女性不應因為男性性的不服從而搗毀自己.女鋼琴師原本是具有性支配能力的,不論她是以何種方式建構她支配的國度,她是這個國度的女王,擁有十足的權力;然而男學生擅自闖入打破她原有的秩序,她的性自主權被陽具崇拜給淹沒,她同時失去對男學生的性支配權力,她自主的性支配能力也同時被嘲笑被否定掉,她原本的自尊自傲頃刻崩解,這時候她對自己的深深憎恨遠大於對男學生的,也只有朝自己心口開刀,才能平息她對失去女王權力的極度羞憤...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並不覺得,鋼琴教師必須和女性主義扯上關係,如同女性必須和女性主義或活人要和佛洛依德扯上關係一樣,她不過是對於愛情的態度不巧挪用了音樂上的起承轉合罷了,那種禁錮在愛情情緒的起伏恰如沈浸於音樂沈靜的氛維中一般,要不要比較一下男鋼琴家和女鋼琴家的詮釋差異,再繼續回來述說關於女性主義對音樂社會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