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05

自導自演

反覆想著死去的方式
不肯鬆手又不敢放手一搏
像禁閉室的常年囚犯
為見著那束光每夜啃蝕著比黑更沉的痛
然而一見到光
卻全然目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