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22

不法之徒賈木許

1997年,當時尚在羅斯福路三段後巷,晶晶書庫附近的台灣渥克小劇場,正上演著怪誕吉姆賈木許的"神秘列車"(1989)以及"地球之夜"(1991),那是個穿著高中制服下課就趕來的黃昏,也是1976成軍前阿凱組了個團叫黃疸病的年代...
是那個時候愛上Jim Jarmusch的吧...原來,電影也可以這樣頹靡而又胡搞般的捉狹,教看的人都莞爾.然而影片末了,我們竟會一再回想,那些神奇的偶然與巧合,和我們自身的相似經驗...
那時候有個叫搖滾看守所的地方(現在是同志酒吧),賣著許多十月影視的CD(我那時大概是把便當錢都拿去宇宙城跟搖滾看守所買唱片了吧,導致於後天發育不良...),那裡幾乎有一整套Jarmusch電影的OST,大概是本身亦是Del-Byzanteens樂團主唱兼鍵盤手的賈木許,對音樂的執愛,使其作品的音樂血融於影像,單單影像便有著音樂性,單單音樂便透著電影情緒,例如”天堂陌影”裡的Jay Hawkins,”神祕列車”關於迷戀貓王的二三事,John Lurie在”天堂陌影”,Tom Waits在”不法之徒”.”咖啡與煙”中的演出,以及”Dead Man”中Neil Young精湛的吉他 ...
賈木許喜歡創作段落故事,例如同一個晚上發生在不同人身上的奇異事件,或不同組合的人在咖啡館中說著莫名所以的話...但我反而比較鍾愛像”Dead Man"的神秘冷調,及”不法之徒”中不經意的巧合及含蓄的同性情誼
”Down by Low”簡單地說就是三個人逃獄的故事.原本只有Zack (Tom Waits)一人的牢房因為Jack(John Lurie)的加入而有些人氣,但兩個美國青年同樣頹靡暴躁易怒,從冷默到互毆,始終的敵我關係在義大利人Bob(Roberto Benigni)的加入而有緩和的趨勢.熱情的Bob不諳英文卻又相當聒噪,三人遂有了共同的話題,不算熱絡,但有了認同.一日Bob對逃獄的玩笑認真起來,計劃過後,三人在囚犯散步時間順利逃出監獄,通過下水道,來到路易斯安那州的沼澤區,影片便開始了三個人受困於荒涼沼澤的患難情誼...
賈木許的電影有對美國的觀照反省,每每都是活生生的美國寓言,也有現代人對孤獨與疏離的反鏡自照.例如獄中義大利人Bob在牆上畫了一扇窗,認為窗由心生,Bob的本性良善,企圖在生活中帶給別人溫暖及快樂.反而Zack及Jack這兩個美國人,即使處於同一屋簷下也可以一整天不講話,即使一起患難也還可以打架.他們已習慣冷默的狀態.台北也是如此.用疏離同化著移入的人口,都市人只懂得我輩之孤獨,漸忘大山大水之下,人們才是孤獨!Zack的性格像Tom Waits自己,感性詩人性格,喜歡吟唱,但對周遭太不拘小節.Jack的價值觀建立在偏物化的形象上如美女的環繞可以帶來他的自我肯定.Bob則夾帶著草根性的熱情,所到之處無不為之感染
末了,Bob留在沙漠綠洲般的白色洋房欲與女主人共同建家園,Zack及Jack分道於沼澤邊荒涼至極的兩條岔路,攝影機高高升起,zoom out,大遠景俯拍兩人蝺蝺獨行在兩段叉路上,我們像全知者高高地俯瞰這未知的殊途,這種分離在兩人不羈的個性下成了一種勢必,倘若結局是他們並肩行於其中一條道路,是否又與他們的本性相駁斥?這種因緣際會經常是因為難以臆測而深刻起來.他們航行於沼澤,我們遠遠地看見他們攜手掙脫迷失的過程,我們以為他們不會活著離開,也以為他們可能還未找到出路就已內鬥而亡,或者我們會想像多年後他們久別重逢的景象...
在賈木許的故事裡,追尋並不能改變現狀,每個旅程都是勢必的無疾而終,觀眾將沉醉著細想這段短暫交會著火光的旅程

olga Posted by Hello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