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25

無神論者的告解室

我們禁錮在彼此的危弱
沒有人知道
自己訕笑的對象
其實和自己相去不遠
一心退出那缺
卻朝思暮想那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