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21

取經日記16/21

Varanasi

Kim Mina
Yoshi和mina是我在Kumiko House混較熟的朋友.mina是韓國人,初出道的DJ,剛和日本男友從泰國過來,男友先回日本,而mina留下來學tabla.我學djembe(非洲鼓)和Mina學tabla是同一間學校,叫"music melody house".從Kumiko House走到這個教學中心只要兩分鐘,一個小時學費50rs,我每天的上課時間是10:00-12:00,Mina則是下午.有時我們會在天台或河邊階梯練習.

會想學djembe是因為早期接觸火鼓祭特別喜歡身聲演繹社,卻上班上課地長大心也都涼了.我記得兩年前台北的前衛視覺公坊也很流行djembe這玩意兒,有一次我還跟朋友跑到河岸留言看他們表演,可惜這組織後來不見了...

田中芳信Tanaka Yoshinobu
Yoshi很會玩三顆球拋接的遊戲,他在Kumiko House已待了一個多月,Yoshi是個很喜歡分享的人,每天晚上吃完飯閒聊,Yoshi就會邊捲大麻菸遞給大家,Yoshi似乎有享之不盡的大麻,而且他至少有四種以上的煙管,不過來來去去許多Kumiko House的住客也都會將買來的大麻或一般煙草分享.我不清楚大麻在印度是否非法,但在Varanasi隨處可買到,但當街喝酒就會被警察抓走.

後來從尼泊爾來了一個較誇張的日本人,我都叫他crazy Japanese,他一頭爆亂的頭髮遮住他還挺帥的臉龐,有時候會紮在頭頂上,再披上他髒兮兮卻有著好看配色的毛披肩,十足的India style,十足的hippie.他帶來了一大包用報紙包起來他在尼泊爾種了六個月的大麻葉,及一些當地買的大麻花,用椰子殼碗細心地挑撿,混合使用,他還拿出維他命膠囊,剝開將藥粉參入裡頭,還挺有創意滴...他用10秒鐘的速度捲完一根,一根又一根,他說他是good maker,我當然相信!我拿dv採訪他這些怎麼帶進來的?他說尼泊爾入境印度或印度入境尼泊爾都不用檢查,說著還一直嚷著影片不能曝光啊...我又問他這些全要在印度finish?他說是的,果然我看他每天早飯完就開飯,他說他everytime enjoy cannabis!哎呀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olga Posted by Hello
Mocoty很妙,他喜歡睡在大家清晨刷牙洗臉的走道上,他說這樣他就可以早些起來練西塔琴,但他沒有自己的空間,所以我說白天我會在外頭拍照,他可以自由地在我的房間練琴,Mocoty覺得台灣人很好心...
西塔琴比較難獨奏,所以Mocoty有一種長的像收音機的tabla練習器,就像鋼琴的鐘擺器,反覆播放著tabla的節奏,有急有緩,有複雜有簡單,多種搭配.

olga Posted by Hello
這是我每天來學djembe的地方,不過我每天上課的時間它都是停電的,所以拍不到內部.事實上自己是個不耐髒的人,每次走在Varanasi不是牛就是牛大便的小巷內,都會巴不得回台灣的日期趕快到,更別說下雨天了,走在下過雨的小巷,涼鞋幾乎泡在泥濘裡,後腳跟及褲管被泥巴噴的亂七八糟,這時候只有當作腿不是自己的才能繼續往前走...

olga Posted by Hello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