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20

取經日記14/21

Varanasi

說Kumiko House是個烏托邦一點也不為過,這裡的氛圍像極了"The Beach"
Kumiko House的住客多為日本人及韓國人,(Kumiko是日本人,年輕時嫁到印度來,育有一子一女,女兒住新德里是OL,兒子幫忙民宿裡的生意),而幾乎所有的背包客多為年輕人也多為隻身前往,短暫的交會在Kumiko House,大家又隻身離開,有的前往Darjiling,有的去Calcutta,Mumbai,Sarnath...

olga Posted by Hello

Mocoty及Yotam

左邊的金田太樹Kaneda Motoki(他喜歡我們叫他Mocoty)正向右邊的以色列人Dahan Yotam學習這種澳洲來的樂器(有點像喇嘛教的???)這幾乎是一種口技,因為我眼前看到的樂器不過是一隻粗竹管...

Mocoty是個非常親切的人,他學sitar已有6個月,他的老師是住1樓單人房的Nobi,我看過Mocoty演奏的樂器有西塔琴.三味線.吉他,他還教我用網球及麻線編織學火舞用的練習球(就是士林Orange Cafe週末常表演的那種火舞),不過耍球的時候被打到還挺痛滴...

Yotam住在我隔壁的單人房,有些靦腆的以色列男孩,總是哼哼唱唱地走路,他的面容像一座希臘雕像,完美的髮型,完美的眉眼,完美的鼻樑,完美的聲音,還有完美的品味.因為Yotam不在Kumiko House用餐,所有不太有機會與他碰面.後來有天在Mocoty睡的走廊上聽Mocoty唱歌,Yotam經過便也一屁股坐下來聽,後來他也彈唱了兩首以色列歌.Yotam說他熱愛音樂,他在這裡學了三個禮拜的tabla,後來因為比較喜歡free style的打鼓方式,就賣掉他的tabla改學dholak,(dholak是tabla的前身,後來印度人把dholak拆成兩半,就變成了tabla)
我離開Varanasi的前一晚,Yotam說他剛從沖印店拿回他拍的黑白照,想跟我一起討論,於是從每一張的構圖.反差.焦點.情感.按快門的時間.與被攝者的互動.拍攝習慣...,後來聊到生活態度,他覺得沒有必要時刻緊抓著相機,也沒有必要一直注意時間,全然的放鬆,全然地貫注在音樂裡,才會快樂.Yotam玩相機不過3年時間,他的作品呈現的觀點有些是我慣性拍攝模式下經常忽略掉的......

olga Posted by Hello

Nobi

Nobi很像竹林七賢裡的智者,是個徹底的靈修者,他學西塔琴已有5年之久,他的外型跟他說出的話一樣極具喜感.Nobi會說一些普通話,因為他曾在烏魯木齊教過8個月的日文,所以他的英文也挺好的.不過他說他在烏魯木齊每天只有1小時的課,所以很窮,但他不在乎,他只是喜歡成天玩樂器.
有天他說他有個學tabla已5年的日本朋友若池敏弘Toshi Waka很希望能來台灣表演,如果有機會他希望我可以幫上忙(ㄟ...小女子人脈沒有熱情有啦...),於是我們就橫越兩個河階來到一個baba hotel(我開始覺得Varanasi的巷子裡臥虎藏龍...).先是一位文質彬彬的Mr.J(Junichi Osako)端chai給我們閒聊一會兒,隨後來了Mr.Waka,又聊了一會兒.他們說要奏一段來聽聽,就在陋室裡如沐春風地聽著Mr.J及Mr.Waka的合奏.Mr.Waka擊奏tabla的速度,大概已不能用神呼其技來形容,像我這種左右腦不協調雙手老不聽使喚的人,真是看開了嘴傻了眼;而年不過30,玩sitar卻已10餘年的Mr.J,他的琴技,恐怕將"琵琶行"改成"西塔行"差可擬...

olga Posted by Hello
Masa是個吉他歌手,他說他才去西藏批了些首飾,在日本可以賣個好價錢
他跟他的韓國女友相當熱衷在恆河沐浴,他們正在練習sitar

olga Posted by Hello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