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2-31

愚人船

我們都搭上了傅科眼中的愚人船
只是我們不是痲瘋病患也不是精神病患或流亡者
我們只是狂妄地視電影為己命的愚人
那些具有象徵意義的瘋人乘客是去尋找自己的理性
而我們載浮載沉地同舟共濟只是希望電影開出一朵蓮花
...以它的香氣撫慰我們一生的貧乏

十五世紀「愚人船載著那些精神錯亂的乘客從一個城鎮航行到另一個城鎮.
水域象徵淨化.瘋人因此便過著流浪生活.城鎮將他們驅逐出去.
他們被允許在空曠的農村流浪」
我們被允許在學院間流放.在口耳間相傳.但僅僅如此
我們到底會靠岸.悖離這個最奇特的譫妄狀態所產生的
秘密般.早已隱藏在地表下.無法接近的真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