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2-14

天譴

荷索於1972年以16mm拍攝的93mins劇情片”Aquirre,the wrath of god”,記述1560年一支由南美秘魯高原出發的西班牙軍隊,探出安地斯山的最後一個隘口,深入亞馬遜河尋找所謂黃金之城的死亡之旅。Aquirre是中途叛變的一個首領,以蠻橫瘋狂的行逕脅迫士兵們冒險航向隱藏食人族,急流密佈,險象環生的熱帶叢林,終在饑餓熱病交迫下全軍覆沒;最後Aquirre兀立於受群猴攻擊的木筏上,繼續他,欲與其女生育出高貴後代的想像,以及膨脹到無以復加的黃金夢。

這個被同時賦予瘋狂及靈視的Aquirre,彷如電影領域中有著強烈獨特性「我就是我的電影」的荷索。

荷索執著藝術的「從未見過的影像」,只能透過犧牲及痛苦來創造,所以荷索的每個拍片計劃都被看作是生死的運作(令我想起”時間之輪”那隨著朝聖者緩緩在高海拔低含氧量的冰雪中向聖山前進的攝影機)。”天譴”在秘魯叢林製作時由於財務困難及不斷下雨導致進度落後使得導演及演員的關係極度惡化,以及堅持將船放進亞馬遜河急流當中幾乎葬送工作人員的性命…。荷索創造的行動力實質上及隱喻上都是一場前往骷髏地的旅程;荷索似乎相信真正美學靈視的稀有性,及其創造震撼觀眾的獨特事物之能力。

隱藏在攝影機後害羞.陌生.隱盾.個性怪異的荷索如同沙漠中的基督,以孤獨絕望的條件換取精神的潔淨,力求更清楚地經驗靈視。荷索執迷的神聖而瘋狂的精神規律,依附在神秘.晦澀.極端.獨我的.幾近LSD扭曲變形稍不留神就會喪失心智的幻境裡;然而每每,荷索因為先驗了這些駭人的歷程而成為我們緊緊追隨的神話製造者。

沒有留言: